首頁 > 教育相關新聞 > 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下稱全教總)與「行政院年金改革辦公室」林萬億執行長欲成立新基金,恐嚴重傷害現職教師權益,詳如新聞稿(如附件)

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下稱全教總)與「行政院年金改革辦公室」林萬億執行長欲成立新基金,恐嚴重傷害現職教師權益,詳如新聞稿(如附件)

2017年3月7日

一、日前(本年3月1日)「行政院年金改革辦公室」林萬億執行長僅邀集全教總秘書長羅德水、第一、二屆副理事長及前政策研究員吳忠泰…等人,舉行專案會議,並未邀本會參加,先予敘明。二、「行政院年金改革辦公室」林萬億執行長僅找側翼全教總代表與會達成共識,本會表達嚴正抗議。三、全教總配合政府主張成立新基金,其訴求並未獲得全國教師的共識,全國教師亦未必全都支持,此已嚴重出賣犧牲教師權益。四、全教總同意行政院年改會要成立新基金,如新基金不符以下四個條件,即為出賣全體教師權益。(一)提撥不能比舊基金高。(二)給付不能比舊基金少。(三)確定給付制。(四)政府負最後支付責任。五、基上,本會重申如欲成立新基金,應符上開所述四個條件,以維全體現職教師權益。

 

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新聞稿106.3.3

【暗渡陳倉,全教總演戲危害全體受僱者】

發稿單位/新聞聯絡人/聯絡電話:

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文宣部主任  薛慧盈  0937-267097

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理事長  黃耀南  0953-039475

前日(3月1日)「行政院年金改革辦公室」林萬億執行長邀集前金管會主委王儷玲、全教總秘書長羅德水、第一、二屆副理事長及前政策研究員吳忠泰…等人,舉行專案會議。會後林萬億轉述會議內容,強調了四點「共識」;並提及會中包含全教總代表、公務人員革新力量聯盟等都贊成「另立新基金」,且將要在未來的兩週內,完成相關討論。試問,這些代表真的都是「財經專家」?他們的建議真能代表所有受僱者的意見?在長達半年多的年金會議及各分區座談會、國是會議之外,又開一個「專案會議」,討論在年金改革會議中完全沒有提及的主張,根本是體制外的體制外!全國受僱人員的退休金由一個凌架於考試院的「年金改革會議」來決定,已經違反了國家根本體制;再由這樣一個毫無代表性可言的「專案會議」來決定是否另立基金,更是胡作非為,徹底顛覆國家行政基本架構。

全教總代表在2016年9月6日就已退出年金改革委員會,新聞稿中聲稱:「全教總對年金改革委員會未來能否以理性論述凝聚出共識與方案不再抱有期待,因此宣布即日起退出年金改革委員會。」既然已不抱有期待,何以在所有會議結束後,又悄悄參加林萬億主持之「專案會議」?這說明當初全教總大動作地退出年改會,不過是配合政府演戲、做做樣子演給全國教師看;而實際上卻在暗地裡與想大砍軍公教退休金的政府暗通款曲,持續推動其「多繳少領另立新基金」、「封存舊制」、企圖再煽動世代對立、違反信賴保護原則的流血方案。政府聲稱「年金改革」並不是針對軍公教,是否包含勞保基金在內的全國退休基金都要自107年開始另外成立新基金?請問前日與會的所有人員,真能代表全國現職受僱者?全教總真能代表所有現職老師?

而今政府違反信賴保護原則而欲以減法來削減全體國民未來的退休養老金,在這個當下卻又要將現職人員從107年開始另立基金,假使如林萬億所稱:「保證收益與政府最終支付責任恐應釐清」,那就是幫助政府脫手,完全不須負最終責任。政府不守信,而全教總卻幫著政府一起詐唬,主張另立新基金。【全教產】認為:如真要有新基金,那麼提撥不能比舊基金高,給付不能比舊基金少,要確定給付制,要政府負最後支付責任,若以上無法做到,就是出賣年輕人、出賣全體現職受僱者!

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www.neu.org.tw)各會員工會:台南市大府城教育產業工會、新北市教育產業工會、臺北市學校教育產業工會、新竹縣教育產業工會、中華民國教育產業工會、全國高級中等學校教育產業工會、花蓮縣教師職業工會、花蓮縣教育產業工會、苗栗縣教師職業工會、苗栗縣教育產業工會、屏東縣教師職業工會、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桃園市教育產業工會、桃園市教師職業工會、桃竹苗中等教育產業工會、基北中等教育產業工會、雲林縣高國中小教師職業工會、新北市中等教育教師職業工會、新竹市教育產業工會、臺中市教育產業工會、臺南市高中職教師職業工會、全國退休教師聯盟

 

 

tfhs100 教育相關新聞

本文不開放評論功能。